加入收藏 | 关于我们

欢迎您进入通宝娱乐国际!

重要提示: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通宝娱乐 > 时政新闻 >

时政新闻

从“制造”到“创造” 重庆工业在创新路上踏实前行

时间:2015-07-09 09:43:07来源:重庆日报

 前不久,重庆博奥镁铝金属制造公司出口了6个集装箱。集装箱里,有给沃尔沃的中间控制零部件、给克莱斯勒的支撑架,还有给其他10余个跨国汽车品牌的方向盘。
  这不是博奥第一次给跨国汽车品牌供货。据了解,基于多年的创新研发,如今博奥镁产品深加工研发能力已经与国际水准同步。国际水准的产品性能,比对手便宜约2/3的价格,使博奥顺理成章地被许多跨国汽车巨头列入各自的全球供应商名单。
  创新的“甜头”
  如今的太极集团,是国内医药产业链条最完整的大型企业,跻身中国企业500强,“太极”也成为中国驰名商标。但在30多年前,它的前身涪陵中药厂曾一度濒临倒闭。
  是什么让一个几近破产的企业实现了“涅槃”?答案是创新。
  上世纪80年代末,企业在“摇摇欲坠”的艰难条件下,推出“急支糖浆”等一系列专利产品,逐渐扭亏为盈。之后,太极集团持续加大对新产品开发投入,研发出“藿香正气液”等家喻户晓的药品,树立起国内医药行业领先地位。现在,太极集团逐年增加的专利产品销量占其年销售总额七成多,利润贡献率达90%以上。
  长安汽车同样是尝到创新“甜头”的范例。在近年自主品牌汽车在国内市场占比连续下滑的情况下,长安多年实现逆势增长,这得益于其实施的“全球协同自主创新工程”——在重庆、日本横滨等地建立起的全球研发格局,实现了24小时不间断在线开发和远程协作。目前长安汽车已掌握近300项汽车核心技术,牵头和参与制定国家、行业标准20项,专利累计授权4600多件。
  市经信委统计,截至去年底,全市企业创新研发投入达160亿元,比4年前增长124.5%;建成国家级企业技术中心21家,市级企业技术中心392家;生产出长安CS75、海装风电2兆瓦风力发电机等产值上亿元的新产品;培育出莱美药业、华邦制药等6家全国知识产权运用示范企业。
  “不过重庆制造业总体还处于国际产业链低端,必须通过持续创新来让重庆经济发展动力和后劲更足。”市经信委科技处负责人表示。
  创新的“短板”
  数据表明,一个地区或国家研发投入占GDP比重小于1%,说明其创新能力非常弱;比重达到1%-2%,表明具有一定的创新能力;比重达到2%-5%,表明其创新能力相对较强。目前我市这一比重接近2%,创新潜力正在被激发。
  但是要把这份潜力转化为“硬实力”,重庆仍需在创新之路上踏实前行。
  早在2006年,市政府就发布《重庆市中长期科学和技术发展规划纲要(2006-2020年)》,提出“重庆制造”要向“重庆创造”转变,提高科技创新“含金量”。
  曾参与《纲要》起草的重庆大学副校长陈德敏教授表示,我市在创新领域存在诸多阻碍,包括科技资源总量小、原始创新能力不够、传统产业比重过于庞大等,导致目前我市创新研发面临“主体不够多、环境不够好、研发成果转化率低”的尴尬局面。
  中科院工业经济研究所所长吕政认为,创新的实施主体是企业,只有当企业成为创新活动主体,全社会的创新活力才会被调动。
  “企业创新力度不足,成为制约我市创新能力持续提高的‘短板’。”市科委有关人士称。
  “科技经济‘两张皮’现象没有完全解决,再加上资源利用和投入产出效率不高,导致企业创新研发乏力。”市经信委人士表示,就我市而言,各职能部门在科技决策上协调不够,造成在部分科技研发领域存在重复、分散投入,削弱了协同能力。
  从“制造”到“创造”需多方合力

 市科委表示,围绕“提高创新主体数量、优化创新环境、加快创新成果转化率”来“做文章”,将是提高我市创新能力,实现从“制造”到“创造”转变的必经之路。
  “在2020年把重庆建成科技水平高、创新能力强的长江上游科技创新中心和国家创新驱动示范城市”,这是市委、市政府日前出台《深化体制机制改革加快实施创新驱动发展战略行动计划(2015—2020)》确立的目标。要实现这一蓝图,需要政府、企业和科研院所多方面“给力”。
  今年初全市“两会”上,市政府《政府工作报告》提出,“把创新驱动作为结构调整的主引擎,巩固支柱产业优势,改造提升传统产业,培育壮大战略性新兴产业,推动产业迈向价值链中高端”目标。计划我市在推动汽车和电子信息这两个支柱产业保持发展增量的同时,做大石墨烯、机器人等10大战略性新兴产业。
  市经信委主任郭坚认为,这批战略性新兴产业与我市新一轮的创新创造密切相关。他表示,10大战略性新兴产业都是集资金密集、技术密集于一体,将带来大量物流、电子商务、金融结算等服务业发展机遇,进而衍生出更多新业态和新商务发展方式,为企业创新研发的成果提供施展平台。
  在创新过程中,不少企业都反映“融资难”,重庆工商大学商务策划学院教授李琳认为,企业创新往往面临周期长、风险大等制约,离不开风险投资机构的注资助力,而这需要政府部门牵头引导企业,研发出可以吸引风投垂青的研发技术或市场前景光明的产品来作为招揽资本。
  至于化解科技成果转化难,西南大学智能传动技术研究中心教授薛荣生建议,必须建立科研人员与企业之间“对话平台”,把那些刚出实验室、尚不成熟的研发成果进行再加工直至量产,才能实现“产、学、研”融合,带动科技成果产业化。
  市发改委表示,目前市委、市政府已提出一揽子扶持创新措施,包括政府投入将向产业化科研项目倾斜、向企业倾斜;设立政府主导的产业引导股权投资基金、战略性新兴产业股权投资基金等。